天津四海益达物流发展有限公司为您免费提供天津国际货运代理,天津空运,天津货运代理等相关信息发布和资讯展示,敬请关注!

货代备受超万美元运费的煎熬!托运人警告,若明年运价继续维持高位将采取行动

来源:http://www.shydld.com/news523105.html 发布时间:2020-12-16 16:22:00

货代备受超万美元运费的煎熬!托运人警告,若明年运价继续维持高位将采取行动

在经历了由于疫情滞后于泛太平洋地区的运价大幅上涨之后,欧洲的即期运价涨幅飙升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230%。目前更有亚洲至欧洲地区的运费报价已超过10000美元/40英尺高柜。

临近年底,欧洲市场货量保持高位。疫情的反复也刺激了当地进口需求增长,亚洲至欧洲地中海航线运输需求旺盛。市场缺箱的状况同样波及欧洲航线,强大的市场需求和严重的设备短缺预期将延续到2021年春节之后。

目前欧洲疫情严重,德国全国进入“硬性措施”封城,再加上英国脱欧在即等众多不确定因素,英国各大港口严重拥堵,欧洲港口货运量暴跌,船公司跳港,近期出货欧洲一定要注意!

火热的亚欧航线市场

货代感受过万美元的高运费

货运代理表示,由于亚欧运价同比上涨至少5倍,而且部分货物的总运价已超过10000美元/FEU,在运价出现一定调整之前,发货人正在推迟或取消发货。

在英国和中国主要集装箱港口运力紧张和拥堵的情况下,班轮运营商削减了英国的进口配额,以缓解英国港口的拥堵。然而,预订舱位严重超出剩余的配额,导致包括盐田、宁波、上海和青岛在内的繁忙中国港口出现严重积压。


2020年第二季度,由于Covid-19大流行加剧,导致欧洲封锁,班轮运营商暂停航行以应对市场疲软需求。然而,随着美国和欧洲零售商开始补充库存,运费在通常的第三季度旺季出现飙升。由于跨太平洋运输费率超过了亚欧运输费率,集装箱被转移到太平洋航线。

嘉里物流英国董事总经理Dave Gaughan表示目前现状是前所未有的,“自10月初以来,货主一直在争抢船只的设备和空间分配,而这些船只的运价已经达到了我职业生涯中从未经历过的水平。由于各种费率、附加费的上涨和溢价,货运价格失控一直在上升,造成了毁灭性影响,一些客户推迟订单或完全取消发货直到市场降温。”

他补充说,英国退欧前的前期装载推高了需求,英国港口和运输基础设施难以应对日益增加的活动,因此船只经常被延误,甚至要转到欧盟其他港口。

上海集装箱运价指数显示,在截至12月11日的一周内,亚欧地区的即期运费较前一周上涨24%,至2,948美元/标准箱。但是,货运代理表示,该指数反映市场情况并不全面,托运人的报价超过了$10000/FEU。


目前已有几家船公司已经开始疏散空集装箱,试图在2021年2月中国春节假期之前将这些设备运回中国,所以这也对英国出口产生了不利影响。集装箱的短缺也意味着,那些仍想继续发货的托运人,货运代理人必须在承诺装运之前确保有集装箱可用。

Tigers(中国)总经理Jana Schebera说:“这大大增加了工作量:每次预订我们都要与各种运营商核实是否有设备为我们的客户提供可靠的服务。我们正面临严重的舱位和设备危机,这将影响我们的业务量。除此之外,我们看到近岸运输将成为一个大趋势,因为高昂的货运成本使从远东的进口产品失去竞争力,这将对我们的出口前景产生负面影响。”

托运人准备迎接亚欧合同季的挑战


欧洲托运人正在为即将到来的合同季节做准备,并向航运公司发出警告,如果船东试图继续维持今年大幅上涨的费率,他们将进一步采取行动。

据报道,亚洲到欧洲的运费高达10000美元/FEU,其中包括目前适用于该行业的各种附加费,但全球托运人论坛(GSF)秘书长James Hookham表示,欧盟在Covid-19病毒受到打击之前,就更新了《联盟整体豁免条例》(CBER)。他说:“这不应该被遗忘,这是一项未完成的工作。”

据GSF称,由于“定价过高”,目前许多托运人根本没有运送货物,许多中小型企业无法支付额外费用。Hookham表示:“他们无法承担各种上涨的费率,因此失去业务。”

从长远来看,大型企业会把他们的生产线转移到更靠近零售地的市场来减少运费成本。但是托运人相信目前的费率只是暂时的,随着今年市场的特殊情况得到解决,贸易水平恢复到更正常的水平,这些费率将在明年下降。

Hookham解释说:“我们将在中国新年后观察合同谈判的进展,如果我们的会员反馈说他们对船东的定价行为不满意,我们将采取更多的行动。”他接着说,这将意味着就费率问题向欧盟提出正式申诉。


Hookham补充道:"我们已经收到了一些托运人进行艰难谈判的早期报告。"这是对早期合同水平的评估,一些托运人也在对合同中期进行评估,所以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一切都将被考虑在内。

此外,GSF还与海事咨询公司MDS Transmodal合作,发布集装箱运输市场季度报告,作为托运人在即将到来的艰难谈判中提供帮助。

Hookman表示,该报告清楚地表明,单位成本在下降,而单价却在上升。报告总结称,与2019年相比,由于燃料成本的下降,2020年的单位成本下降。此外,“除燃油外成本下降;而扣除燃油成本后的收入在2020年第1季度猛增,与成本的差距继续扩大。”

根据MDS Transmodal的单位收入($/TEU)在Covid-19产生任何影响之前于2020年一季度开始增长,这反映了部署运力的增加,以及考虑到低硫燃料(LSFO)的引入而征收的附加费。


但是,报告总结说:“没有证据表明成本飙升。事实上,包括燃油在内的单位成本在2020年一季度几乎没有变动,到第三季度末下降了15个百分点。收入增长不是由成本推动的。”


此外,亚洲到欧洲贸易的平均运力同比下降了6% ,这是联盟转移了船舶运力,以弥补贸易需求的减少。与此同时,数据显示,2020年第三季度亚洲至欧洲航线的货运量比2019年同期增长2.2%,其中前往波兰的货运量增幅很大。


赫伯罗特宣布提高亚洲到北欧和地中海费率


日前,赫伯罗特(Hapag-Lloyd)公布了从亚洲到欧洲和地中海的新价格,该价格将从2021年1月1日起生效。



相关产品